從不敢寫到出詩集 29名山里娃綻放詩意夢想

作者:張松   來源:南充晚報  2019-11-08

萬仁龍和孩子們上語文課詩歌單元 受訪者供圖

    “我爬上樓頂/給月亮說了一個秘密/我想站在夜燈下/彈著吉他唱著歌。”在偏遠而閉塞的鄉村,那些學齡留守兒童會做怎樣的夢,有怎樣的成長愿望?

  日前, 在儀隴縣雙慶小學支教的年輕教師萬仁龍手捧一部由29名山里娃創作的詩集《時光集結號·詩意無聲》,展示孩子們充滿詩意的內心世界。一年間,這些孩子在萬仁龍的引導下成了“小詩人”,創作了1000余首詩,并且精選出版。他們用詩意吟唱向外界打開一道驚奇的窗口, 成長歷程綻開了一朵鮮艷奪目的小花。

       特崗教師 與山里娃的不解情緣

  萬仁龍是一名特崗教師。 用他的話說,從農村走出來,終究應該回到農村去。2010年,大學畢業考取特崗教師,萬仁龍如愿以償回到家鄉———儀隴縣磨盤鄉一個偏僻的村小:兩間瓦房,兩盞電燈,沒有水, 還有10名個頭與年齡不一的留守孩子。萬仁龍接手這群孩子后,把掏鳥窩、捉游魚的經歷搬進課堂,用孩子們熟悉地方式開啟他們的智慧之窗。

  學校離家10公里, 萬仁龍每天騎摩托車回家吃飯。 當他看到不少孩子離家太遠, 用保溫桶帶到學校的午餐到中午已少有熱氣時,他決定留下來支鍋做飯。和孩子們一起解決午飯問題的同時,也一道慢慢成長。 萬仁龍的付出很快贏得家長們的認可。 第二年, 學生增加到14名;第三年,增加到35人。而班級也從一個班變成3個班,包括一個幼兒班。3個班依然只有萬仁龍一名教師。 他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, 但他感受到自己勞動的價值和成效, 他非常快樂, 就像一個孩子王,在孩子堆里才能自由揮灑。

  2013年,按政策規定,萬仁龍從特崗教師如期轉正,原來的村小被撤銷,他和孩子們一起,直接并入磨盤小學。在磨盤小學入職后, 萬仁龍因無法很好地融入到既定的教學管理模式,顯得無所適從,經再三考慮他決定放棄這份工作。 校長聶俊林在了解到萬仁龍的困惑后, 決定讓萬仁龍兼任學校政教管理工作, 并經常給他外出學習的機會,于是,萬仁龍又漸漸找回了自己。

孩子們出的詩集

       機緣巧合 詩歌讓孩子們心生向往

  在磨盤小學3年的歷練中, 萬仁龍發現自己在教學上的很多思考,缺乏一個輸出的通道,他需要借鑒更好的現代教育技術和思想。他抱著試一試的態度,參加了2017年儀隴縣全縣教師的公開考調。

  他自己也沒有想到, 竟然順利錄入儀隴縣縣城的一所名牌小學任教。 為了報答聶俊林的知遇之恩, 他曾許諾要在磨盤小學再干一年。于是,萬仁龍提出了回磨盤小學支教一年的申請。然而,縣教育局在最后統籌安排支教力量時, 他被分配到更加偏遠的雙慶小學。

  這時萬仁龍已經結婚生子, 妻兒都住在縣城里, 雙慶小學離縣城約70公里他只能寄宿在學校里。 寄宿生活為萬仁龍提供了充裕的課余時間, 他在這里研究授課方式之余, 也精心研究孩子們的成長需求。

  萬仁龍所教年級為小學六年級。在這個班級里,孩子們的語言素質并不好,不但怕寫,而且怕說,語文課大多是“啞巴課堂”,老師唱獨角戲了事。不久,發生了一件機緣巧合的事, 萬仁龍在上詩歌單元課時,他結合自己的詩歌創作經驗,向學生發散式地介紹了一些詩歌寫作常識。令他沒料到的是,孩子們竟然聽得如癡如醉, 他們對這種精短而率真的文學形式充滿驚奇和向往。此時,萬仁龍腦子里一個念頭閃現:引導孩子們寫詩,通過寫作的樂趣帶動他們主動學習語文,掌握基本語文素養。

  據了解,萬仁龍從小喜歡寫作,大學時期是學校小有名氣的詩人。為此,他與在社會上一些頗具名望的作家熟識,這些來自文藝界的力量成為萬仁龍后來得以圓夢的支撐。

       詩意無聲 珍藏詩集一同成長

  “從最初幾天才交一篇,到后來一天交幾篇, 最多時全班有上百篇詩作。”采訪中,萬仁龍頗為得意地說,這個班的孩子絕大多數都與務工的父母分離, 他們美好的情感一直積壓著, 那里有一座異常豐富的詩意礦藏。

  雙慶小學從未有過這種教學嘗試,讓一些連普通作文都寫不好的孩子動手寫詩,構筑自己情感世界,其難度之大姑且不說,這種教學方式的效用問題,也在一些老師當中引起爭議。但是,從后來孩子們漸漸熱愛語文課、 語文成績穩步提升的表現來看, 那些曾經發表不同意見的老師心悅誠服地感慨, 萬老師的方法激活了孩子們的學習興趣, 為語文課打開了一扇新的窗口。

  “學生詩作就是學生詩作,它是孩子們最純粹的內心反應,而不要矯揉掩飾。”萬仁龍說, 他雖認真閱讀孩子們的詩作,卻不會輕易改動。有些明顯的不足與問題,他會跟孩子們單獨交流,讓孩子們自己去琢磨修改。當然,對一些修飾手法的運用、對一些想法的提煉、對詩作體裁的把握,他仍會直言不諱地向他們解釋清楚。

  林志鳳的語文成績并不太好, 但是她思路敏捷,詩感較好。她在回想最后一年的語文課時,落筆寫道“那些盛開的/是快樂/那些凋零的/是寂寞……那些走過的/是童年/那些留下的/是懷念。”深情而細膩, 表現出小女孩真摯而留戀的情懷。王榮同學的《秋風》,抓住秋風的特點,用上“涼爽”和“豐收”這兩個最經典的標志,同時又展開想象,運用擬人手法讓活潑歡快的秋姑娘躍然紙上。

  敢寫就是了不起的進步。李莎的《彩虹》寫道:有多少人想把彩虹裝進自己的口袋,無聊的時候再看看它。光彩奪目的彩虹就像五彩斑斕的時光,在時光里,仿佛能看到你站在一個雨后的山頂, 輕輕地將美麗的彩虹拈進自己的口袋。

  童趣和童真是美麗的。 萬仁龍從孩子們創作的1000余首詩中選出146首,編撰成冊。他曾許諾,要送孩子們一份人生禮物。于是,他聯系出版社,用自己支教的津貼為孩子們出書。 詩集受到知名作家羅大佺的關注,專門為書作序。南充本土作家楊禹也著文贊賞。 如今, 這本詩集被孩子們珍藏著,帶著它繼續讀書,繼續寫作,繼續成長。(記者 張松)

論壇熱帖

河内5分彩开奖规律